您的位置:首页 > 反邪教专栏

广西男子信“全能神”把亲人当“魔鬼”

2017-04-22 08:54:27  来源:中国反邪教  阅读量:147

 今年39岁的吴应明看起来仍有一点腼腆,说起话来慢条斯理,与其他人并无二异,但内心深处无法抹去的伤痕,也许只有他自己才清楚。2008年他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开始接触并参与全能神邪教组织的聚会。在接触了全能神这6年的时光中,他沉迷于此不可自拔。

  误入邪教 他曾把亲人想成是“魔鬼”

  吴应明1977年出生在广西来宾市一个普通山村的教师家庭里,从小在学校里长大,读了技校毕业后在工厂里面干活,并在技校里认识了现在的妻子,与妻子结婚后很快有了女儿,一家人其乐融融。天有不测风云,在工厂工作期间,吴应明染上了肺结核。大病了一场后,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明显不如从前,再加上工作上的不满意,他开始寻求心灵上的寄托。

  在一次找租房的过程中吴应明接触到了基督教,2008年8月在弟媳的介绍下由教会里的“教徒”带去参加全能神的聚会。相信了全能神以后,吴应明逐渐沉迷其中,性格变得越来越古怪,对家人漠不关心。由于全身心投入邪教,吴应明也不工作了,长年累月跟随着邪教组织去外地开展传教工作,家庭关系变得十分生疏。一年到头,家人见不了他几次面。

  对此,妻子感受颇深。为了补贴家用,那段时间,吴应明的妻子要到离家很远的超市打工,但却得不到吴应明接送。她说:“艰难的不是工作多么辛苦,是每次遇到暴风雨或者一些恶劣的天气,最难受的就是看到别人老公都会来接,但是我却不知道自己的老公现在在哪里。”

  就算难得的回家一次,吴应明嘴里也是一直念叨着他的全能神,他的家人对此十分反感。对于吴应明口中的全能神,女儿非常抗拒,只要吴应明一开口说到他的全能神,就非常难受,便不愿意跟爸爸多说一句话,而他给女儿的宣传册等都会立刻被女儿扔掉。

  在吴应明信教之前,一直得到岳父岳母帮助,吴应明沉迷邪教后,他的岳父岳母干脆把他的妻子和外孙女接回自己家中,不让她们受到影响。两位老人每次苦口婆心地劝女婿回头,不要深陷迷潭。当时的吴应明却把他们想成是“魔鬼”,认为阻拦自己信教都是“魔鬼”的体现。其岳父岳母只好劝说自己的女儿与吴应明离婚。

  苟且偷生 恐惧被教会修理对付

  据吴应明回忆,全能神刚开始给人美好的向往,到后来逐渐偏离之前的方向。“上面讲道的人”开始暗示信徒们诅咒自己不幸的亲人们,大力宣扬人与人相处都是仇恨,称“凡是不幸的人都是魔鬼”,并通过传达篡改后的基督教神话体系来转换大家的观念。吴应明说:“一开始教会给他的感觉是已经非常信任了,教会转换观念的时候也选择盲目的去相信和追崇,并不再分辨和考证。”

  全能神除了蛊惑教徒,还要求教徒完成不可能完成的“任务”。吴应明说:“(全能神)传福音立誓传道多少人报数也是很不切实际,要求一个月传教完整个柳州市,(为此我们)天天半夜就出去传福音,还有的敲锣打鼓上街上作宣传,甚至(通过)散播2012年世界末日(的消息)去传福音。”

  为了达到上面定下的要求,吴应明与其他教徒几乎一天都要被拉去“传福音”,经常两三个月就要换地方去传教。他们住在组织所提供的小房子里,缺乏人身自由。吴应明回忆说:“我们每天都要拉上遮光布,吃住工作都要蜷缩在小房子里,连出入都要小心翼翼,害怕被跟踪发现。因为害怕被发现,教会经常需要换地方,根本没有自由可言。觉得教会安排我们做的事情像做贼一样,每天见不得光似的,苟且偷生,十分的压抑。你知道这是什么样的生活吗?”

  除了不停的东躲西藏,吴应明对教会的生活恐惧万分。每天,吴应明与教友交流完后要东奔西跑地完成各自的本分,还要面临教会内部组织不同的修理对付。教会里的修理对付,就是会遭到“上级”的批评与打压,受到其他教徒的排挤。直到现在,在面对记者采访时,过往生活的一些细节他仍然不敢提起。

  这种没日没夜且极度压抑的生活,让吴应明身心承受了无法言说的痛苦。吴应明身心疲备但又不敢与他人说。一方面担心别人说他散布消极,会受到教会的修理对付;另一方面担心自己受到全能神那种“不管人行为的好坏,言语的对错,只要不敬拜他的人都要被毁灭”的邪说“诅咒”。

  周而复始,这让吴应明十分挣扎。他说,在这段长达几年被压迫又东躲西藏的生活中,根本没有看到最初教会所传达的美,日子过得十分枯燥、乏味,一天都处在担惊受怕和无处发泄的郁闷状态中。

  制作虚假视频 他有了想离开念头

  在全能神邪教里,吴应明担任着教会带领的工作,主要负责教会管理,虽然一开始对全能神深信不疑,但随着全能神宣扬末日论信教能给人避难所的谣言破碎之后,教会开始推脱从来没有宣扬过末日论,吴应明开始对教义、理论怀疑起来。

  在压抑恐惧的日子里,吴应明第一次有了想离开的念头。在2012年底随邪教组织传福音时他跑回了自己家中待了半年,但期间思想摇摆不定,一直处在自相矛盾的痛苦之中。就在吴应明徘徊不定的时候,2013年3月全能神又派人来找他,并且把他分配到了视频组。在视频的制作中吴应明渐渐觉得有点不对劲,因为这些讲述“全能教”信徒如何被迫害的视频和海外素材,全部都是造假的。

  在这些视频材料中,吴应明发现:不同的角色由相同的几个人扮演,场景有人经过布置,演员们怎么演有人交代,如教徒被警察抓捕、审讯的过程,“大红龙”残酷迫害的视频都是教会里自编自导的。吴应明说:“我们周围的人都没有经历过,这些素材从哪里来?为什么每次都说是来自北方的素材?我想无非就是捏造的。”但是尽管有这些想法,吴应明仍然不知道该怎么去摆脱全能神。

  通过学习 他摆脱全能神获新生

  2015年7月份,趁一次教会搬家的机会,吴应明下定决心离开了。回到家后,吴应明接受了教育学习,并从邪教中走出来。他认识到误入全能神邪教6年来自己犯下的错误,并对伤害了自己和家庭更危害社会的行为感到懊悔。

  吴应明与家人的关系也得到了缓解,女儿渐渐地开口与吴应明交流。一家人对目前相处的状态十分满意。他们认为,钱少一点也没关系,只要自己家庭是圆满的,已经很感恩了。

  吴应明告诉记者:“感谢政府给了我机会,还要感谢我的妻子,我离开的这六年,一直靠妻子撑着这个家。”吴应明的妻子则说:“只要他能够回来就好了。现在我老公的生活步入正轨,现在不论我上班多远,即便没有公车,只要我一打电话,他都会来接我下班。”

  如今的吴应明已经很好的融入了社会,他所居住的鹿寨县是“农村淘宝”的一个据点,今年他申请了“农村淘宝”的合伙人。在村里,吴应明开设了的服务点,村民们有需要就来找他代买东西,他自己也在寻找合适的农产品代出售。吴应明说,申请做合伙人既是自己感兴趣的电商工作,也能真正的服务社会、服务周围的农民们。

  回归家庭和社会以后,现在的吴应明犹如重获新生,非常轻松和自由,没有了枷锁。他的妻子对记者说:“我丈夫是一个非常善良的人,当初误入邪教,如今接受教育已经改变了。只要他回来就好。”


主办:中共福清市委政法委员会  福清市社会管理综合治理委员会办公室  技术支持:福建法治报
网站编辑部电话:0591-86005016  投稿邮箱:fqszzb@126.com  闽ICP备17003643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