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> 反邪教专栏

广东农妇误信“全能神”不惜抛夫弃子

2017-05-17 08:52:13  来源:  阅读量:133

我叫杨启玉,女,48岁,小学文化,祖籍贵州省都均市,1987年嫁到广东茂名,在家务农,丈夫是个老实巴交的建筑工人,婚后育有三个儿子,两个在外地打工,一个在校读书,一家子齐齐整整,日子过得和美、幸福。

  误入邪教 谎话连篇

  2011年9月,我回贵州老家探望年迈的母亲。一天,在菜市场上偶遇我儿时的好朋友张丽,她对我说:“2012年的世界末日就要来了,只有相信全能神,在世界末日来的时候喊老天爷和全能神才能得救”,当时,我半信半疑。但是,出于对她的信任和在她的鼓动拉拢下,我也加入了全能神组织。

  想到世界末日就要来临,为了“得救保平安”,只有小学文化的我,却很认真地学习起全能神的必修书籍,我严格按照全能神的教义,自我编造了个人的假信息、假资料,给自己起了两个假名:分别是“黄亚花”和“黄亚玲”,并对外声称家里的父母早已去世,连丈夫也死了,只有一个儿子,但却不知道他的下落。

  回到茂名后,为了不被“淘汰”,我整天东走西窜,拉人入教“传福音”,经常参加聚会,不理家事。但是,我却感觉身体上的腰酸背痛等老毛病一下子全好了。慢慢地,我认为:只有全能神是正教,只有相信全能神才能得救保平安。我就更加坚信全能神的法力无边,完全不顾家人的传说,更加变本加厉地不管不顾家庭,全身心投入到全能神教中。

  不能自拔 亲情泯灭

  2012年6月,在湖北打工的大儿子突发身体不适,腹痛得厉害,去医院检查后,确诊为肝硬化,要马上住院治疗,急需手术费,否则会有生命危险。知道这不幸的消息后,我心里没有一丝紧张和担忧,也没打算去湖北照看儿子,就连一通问候的电话也没打,甚至连他在湖北什么医院住院治疗也都不闻不问。我竟然认为这就是他的命,我也没钱!

  2012年12月21日,传说世界末日的当天,我留在家里房间躲避大灾,捧着全能神书籍,反复默读苦修,祈求着能得到“女基督”的庇护,不吃,不喝,不睡,不敢外出。在家里提心吊胆地跪拜了一天一夜。后来,平安无事的躲过大灾之日,我心里暗暗窃喜,自己的“诚意”最终打动了神,才得此救渡。

  深陷泥潭 倾尽家财

  就这样,在我不断地努力下,2013年3月,我被提拔为全能神的小头目——“小排”,负责组织20多名“全能神”信徒学习。对于只有小学文化程度的我来说,简直觉得荣幸至极,自认为层次越高,越快得到救渡。此后,我更加尽心尽责尽力地为全能神卖命。还心甘情愿地自掏腰包,每月花将近400元租了一间房子,方便组织教导信徒们学习和聚会。原本生活就十分拮据的我,偷偷拿家里的积蓄,先后捐助给全能神的“奉献金”高达12000元。

  从此以后,丈夫和三个儿子回到家,经常见不到我的踪影,更别说煮饭、洗衣服之类,家里弄得一团糟,丈夫看到我这样就更加生气,经常骂我:“你信这些有什么用?又挣不了钱!还要贴钱!再练我们离婚!”三个儿子都是文化人,自然也反对,尤其是大儿子态度就更坚决,十分决断地对我说:“如果你还信,我就和你断绝母子关系!”但我不为所惧,全能神的人常说,离婚、断绝母子关系都是考验,所以这影响不了我。

  幡然醒悟重建家园

  后来,在反邪教志愿者的帮助下,我终于认清了全能神邪教的真面目,了解了全能神危害民众的诸多恶行。而对于误信全能神的经历,我认为自己实在是太愚昧无知了。自己的母亲和丈夫都健在,却撒谎四处说他们全死了,现在回想起来这种谎言是多么的虚伪,多么的恶毒。所谓的世界末日平安度过,而我却自欺欺人地认为得到全能神的救助,是多么可笑!儿子要与我断绝母子关系,我也在所不惜,儿子病重住院,没钱治疗是不管不顾,却偷偷拿家里的积蓄作“奉献”,亲情完全泯灭。误信全能神让我后悔不已!

 

杨启玉近照


主办:中共福清市委政法委员会  福清市社会管理综合治理委员会办公室  技术支持:福建法治报
网站编辑部电话:0591-86005016  投稿邮箱:fqszzb@126.com  闽ICP备17003643号-1